您的位置: 大兴信息网 > 时尚

斗龙战神 第0225章 惊天变化

发布时间:2019-10-15 21:48:09

斗龙战神 第0225章 惊天变化

龙十儿稍微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然后对众人说道,

“好了,今天我不是來跟你们说这些的,闲话还是不说了吧,现在,我以花龙门门主的身份,任命孙迪为花龙门大长老,管理千金镇一切花龙门事务,”

说完,孙迪拿出自己的令牌,将令牌举了起來,朝着台下的弟子门转了一圈,

弟子们再次跪拜下去,“参见大长老,”

事毕,龙十儿沒有多说什么,只是和孙迪一起跟弟子们寒酸了几句,当然,徐容容也忍不住中途插了几句话,是关于花龙门花宗的,

傍晚时分,龙十儿和徐容容还有zǐ凤在众弟子的欢送下,离开了千金镇,

孙迪刚刚上任,这几天他需要快速的整理门派中的事务,所以这几天也只能用通讯器联系了,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这些天,龙十儿将整个进驻金陵城的计划全部弄了出來,基本上沒有什么大的改动,只是增加了一些细节而已,

龙十儿整天要不就去找秦湘儿,要不就去找米云浩,商量着花龙门在金陵城南城准备的店铺,

一天,从金陵城传來消息,秦湘儿兴奋的跑到了龙十儿的庄园,

龙十儿这会儿还在睡懒觉,是zǐ凤來把龙十儿叫醒的,

“十儿,快起來,湘儿來了,”

“谁來了,”

“湘儿,”

龙十儿赶紧起身,那速度,就跟着赶去逃命似的,让zǐ凤看得一愣一愣的,

龙十儿一边快速起床,一边叨念起來,“一定是金陵城那么有消息了,”

龙十儿随便弄了一下头发,就拉着zǐ凤往大厅的方向跑去,

人还沒跑进屋子,话就已经出现在秦湘儿的耳朵里,“是不是金陵城那边來消息了,”

看到龙十儿拉着zǐ凤走进了屋子,秦湘儿对着龙十儿点头,

“恩,是的,刚刚传來消息,华龙商行已经在那边盘下了一家客栈,那个客栈是私人的,因为最近权帮的关系,所以发展不是很好,我们用低价盘了下來,客栈还有些大,有专门的两个别院,是二层的,能够住下两百人左右,”

“成,那湘儿,你和允浩孙迪书生他们合计合计,然后带着第一批弟子进驻金陵城,先去看看情况,如果情况好的话,就尽快进行第二批弟子入驻,这几天情报团传來消息,权帮和金凌门斗得不可开交,可能我们要加快速度了,免得肉全被金凌门给吃了,”

“恩,行,最近彩斓在商行里有了很大的威望,我走以后把商行交给她是沒问題的,到时候我们通讯器联系,”

“恩,湘儿,记住,去了那边别太贪心,要注意着点,千万别让金凌门的人察觉到了,”

“恩,那我走了,”

龙十儿点头,秦湘儿离开之后,zǐ凤看着她兴奋的离开,对龙十儿问道,

“十儿,这次进驻金陵城,你把握大吗,”

“为什么这么问,”龙十儿一愣,不知道zǐ凤这是啥意思,

zǐ凤鄙视的看了眼龙十儿,“别装了你就,自从你上次从金陵城回來,就沒提过内鬼的事情,难道你就不怕这次我们的计划泄露了,”

“还是我们家凤儿最懂我了,來,亲一个,”龙十儿欣慰一笑,嘟着嘴就朝zǐ凤靠近,

zǐ凤往后退了两步,“正经点儿,跟你说正事儿呢,”

“其实啊,这次进驻金陵城,如果说内鬼泄露了我们的计划,那我们不仅会功亏一篑,而且还会损失很大的实力,尤其是在关键的时刻,要是这个内鬼忽然转过身捅我们一刀,我们是完全承受不住的,”

“恩,这个内鬼实在太高深莫测了,他一定是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必定会重击我们,甚至有可能让我们全军覆沒,”

zǐ凤点头,这件事他还是挺担忧的,这些天龙十儿天天和她们腻在一起,甚至连睡觉都在一起,但是却从來沒有看到龙十儿去设防,或者对一些人隐瞒自己的计划,就好像这个内鬼已经消失了一般,

这会儿,徐容容带着几名仆人端着菜走了进來,示意仆人们把菜放到长桌上,刚才听到了两人的对话,他靠近两人说道,

“十儿,我和凤姐商量过了,我们真的觉得你需要防备敌人,这件事不能按照你自己的性格去做,虽然你不说,但我们都猜到了,其实你在赌,赌这个内鬼会不会真的出卖我们,可是,十儿,你知道吗,你是在用全派人的性命在赌,”

龙十儿沉思了起來,脸上有些不耐烦,这事儿他哪能想得不透彻,也的确像徐容容说的这样,他在赌,赌内鬼会不会真的出卖自己和他的情谊,

“來來來,吃饭吧,吃饭吧,啊,”

龙十儿用吃饭來转移了话題,二女看着龙十儿带头走向饭桌,对视一眼,然后无奈的摇了摇头,龙十儿就是这样,不会轻易的改变自己的决定,明知道自己很有可能会错,明知道犯错之后会付出巨大的代价,

这会儿,晓乐的声音忽然从门外传來,

“我的徒弟是不是连自己老婆的话也不听了啊,”

三人同一时间朝晓乐看去,都惊讶的叫道:“晓乐,”

“晓乐,这两天你到哪儿去了啊,怎么都不见你了呢,”

徐容容关切的问道,zǐ凤则是招呼着晓乐,“來,快上來吃饭,”

面对二女的关切的问題,晓乐嘿嘿一笑,“我当然是出去玩儿了呀,我这两天玩得可开心了呢,”

“真的吗,快说说,你到哪儿玩那么开心,以后也带我俩去玩儿去,”

zǐ凤开着玩笑,一边帮晓乐抱在了桌上,一边推了两碗菜肴放在她身下,

晓乐沒有回答,反而是看了眼龙十儿,龙十儿不明所以,朝着她笑了笑,

“帅哥,你的笑容好假,好像最近心事重重的样子,只是呢,你又不愿意把这些都说出來,只会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想起,让我來猜猜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呢,”

晓乐在桌上一边走,一边偏着头想了起來,龙十儿就这么被人给说了了精光,脸上有些过不去,不过也不好说些什么,

接着,晓乐就开始一边想一边说了起來,

“我刚來进來的时候听到你们在说花龙门进驻金陵城的事儿,再结合之前发生的内鬼一事,帅哥,你该不是为了这两件事儿发愁吧,”

晓乐有些鄙视的看着龙十儿,

弄得三人一愣一愣的,看她的样子,就感觉这两件事儿不值得发愁似的,晓乐也沒有多说什么,只是不紧不慢的爆出了一个惊天的消息,

“好啦好啦,别去想这些事儿了,我这次去玩儿呢,途中经过断龙崖的时候我去看了一下小黑和小白,然后啊,我竟然在崖低看到一个身穿淡蓝色长袍,头发白白的,还长着长长胡子的老头,然后呢,他就告诉我说叫九,九,九啥來着,”

“九胤

,,”

龙十儿震惊的惊呼起來,激动得啪的站了起來,就等着晓乐确定了,

“恩,对对对,九胤,就是他,”

“哈哈哈,师父,师父竟然出现了,他不是应该早已飞升了吗,怎么这会儿还在人界逗留呢,难道那老头飞升失败了,又回來苦修,哈哈……”

“师父,”

徐容容和zǐ凤两人惊呼,皆是一副疑惑不解而又惊讶的样子,她们从來都不知道龙十儿竟然会有一个师父,

想想龙十儿修为之恐怖,那他师父的修为……

二女都不敢想那该是有多强悍了,晓乐则是将自己那天的际遇说了出來,

“那天啊,我好无聊啊,然后就一直往前走,我就想着看看一直往前走会來到什么地方,我竟然來到了断龙崖,这名儿还是后來我一打听才知道的呢,我走到悬崖边上一看,哇,好高啊,我一辈子也沒见过这么高的山崖,简直就看不到底,”

“正在我观看的时候,忽然间一个声音在我身边响了起來,他说‘孩子,你在看什么呢,’然后我就给怒了,我晓乐怎么说也活了一千多年了,竟然敢叫我孩子,然后我转过身一看,就是九胤,我看他那么一消瘦的老头,就沒打他,我问他多大了,你们猜他怎么说,他居然说反正在他的眼里,我就是孩子,”

“晓乐,你又开始吹嘘了吧,我师父是不会叫你孩子滴,肯定是叫你啥你听上去不舒服的名儿,然后你现在给换成了孩子,对不对,”

龙十儿阴笑着看着晓乐,这家伙的本事,龙十儿可知道不少,反正龙十儿是不怎么相信她的故事,不过也确定她的确看到了九胤,否则她就不会这么说,

晓乐看到龙十儿阴笑的样子,哼了一声,然后就说道,

“帅哥,我告诉你一个不好的消息,你师父已经答应把你让给我做徒弟了,哼哼,你就等着吧,”

“哈哈…哈哈……”龙十儿开心的笑了起來,然后说道,“你恐怕是不知道吧,我师父早就不想要我了,你想想,我第一天见我师父,就把我师父给吓跑了,我还怕你这么个小黄毛丫头不成,”

“你放心吧,从今以后,不管你再强,你都必须得听我说的,九胤可是拿了控制你的东西给我哟,哈哈,”

遂宁治疗阴道炎医院
漳州治疗妇科医院
惠州治疗男科医院
遂宁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漳州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