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大兴信息网 > 育儿

神葬八荒 第21章:无上剑心

发布时间:2019-09-26 03:51:48

神葬八荒 第21章:无上剑心

在赤心头吃惊时,只见伍铭右手随意地握着断剑,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对赤说道:“剑,是身体的延伸,身体都不自如随心,剑又如何自如随心?”

“剑之一道,主杀伐,若无一颗无上剑心,那修炼剑之一道,必然是天地之难!小子,你想学剑么?”伍铭突然转身,对着赤严肃地问道,丝毫没有先前那般疯疯癫癫的摸样。赤只是愣了片刻,随后便坚定地说道:“我学!”

伍铭点了点头,喝道:“告诉我,你为什么学剑,为什么要修炼?若你有朝一日修炼有成,你待如何?”

伍铭的声音很大,脏乱不堪的身上竟然散发一股威严的气势,令赤不由得暗自心惊。不过他也只是惊了片刻,便朝前踏出一步,丝毫没有犹豫地答道。

“我修炼为了强大己身,为了不被人欺辱,为了保护最重要的人!我修剑法,只因剑法刚正,我愿用剑刺向人间不平、扭曲之事!”这话铿锵有力,就连伍铭的双眼都是微微一凝。

“既然是这样,那么我便教你吧!”伍铭点了点头,手中的断剑轻轻一划,做出了一个起手式,虽然这一手平平淡淡,可赤的双眼却骤然收缩。他清楚地看到,原本没有剑尖的断剑,在那一划之下,竟然冒出一截剑尖毫芒,犀利到极点。

“剑,是身体的延伸,身体都不自如随心,剑又如何自如随心?所以要练剑,身体需要准备。”伍铭说完,不等赤反应过来,一道硕大的拳头便直接砸向了赤,紧接着便是一阵阵的惨叫

神葬八荒  第21章:无上剑心

……

三个月后,伍铭看着满身汗水的赤,歪了歪嘴,笑道:“三个月的时间,你的身体已经基本上达到了练剑的要求,真是不错,看来我的办法还是挺有效的么?”

赤无语地瞥了一眼伍铭,心头暗骂:“这老疯子,三个月来天天揍我,要是还达不到要求,还不得被你给揍死!”

丝毫没有理会赤那怨愤的目光,伍铭自顾自地抓起赤的断剑,说道:“身体做好了准备,心也要做好练剑的准备,只有一颗剑心,才能发挥出剑最大的威力……”

说完,伍铭将断剑扔给赤,随后不知道从何处捣鼓出来一个黑漆漆的木头人。这木头人身上有着十几个红点,分别在眉心、喉咙、胸腹、手臂、手腕、背部等一些位置。

“你尝试着一剑刺向它的眉心红点,要快!”伍铭直接道。闻言,赤下意识地就将断剑抬起,朝着眉心红点刺去。本以为如此近的距离,绝对命中眉心的赤,却吃惊地发现,由于这柄剑没有剑尖,就算是这么近的距离,他也无法准确刺到眉心,竟偏移了三寸有余。

“这……”赤微微一怔,自己明明是想要刺在眉心处的,忍不住又连续刺了三次,可总是偏了许多。赤不服输地嘀咕道:“这把剑根本就没有剑尖,完全刺中眉心绝对不可能的啊!”

似乎是察觉到赤的想法,伍铭微微一笑,接过断剑,猛然朝前刺出,断剑不偏不倚地正中木头人的眉心,甚至还带有几道木头的裂缝,显然这一剑的力道惊人。

“这……”赤心里的那股不服气彻底消失不见,他呆愣地接过伍铭递过来的断剑,似乎明白了些什么?

“发现了吧?你虽然心中要将一剑刺在眉心,可是当你做的时候,却根本刺不准。怎么才能刺准?一是需要对身体控制更自如,二就是要千万次的练习。”

“任何一种剑法如果完全分解开,都可分成劈、刺、撩、扫、崩、点、斩、架、截、绞、挑、拨、挂这基础十三式。其中,劈、刺、撩、扫、斩、点,偏向进攻。绞、崩、架、挑、拨、挂、截,偏向防守。”

“当然,最重要的是,运剑之人要有一颗剑心。剑者,去时一往无前,回时果断利索。为剑,最是刚正,实为爆发胸中浩然之正气!”

赤听得心惊,他还是第一次听到用剑还有这么多讲究,身体做好准备,心也要做好准备。想到这里,赤的目光逐渐坚定了起来,既然决定了,就要做到最好。一剑刺出,带起一道剑风,赤真正开始了他的练剑之途。

剑,也分三重境界。基础、掌控、天人合一!步法的掌控,是对身体的精妙控制。而剑法的掌控,却是对身体和剑的控制都达到精妙地步,且彼此还要宛如一体,难度更是多了十倍不止!至于天人合一?那就更遥远了。

在伍铭的指点下,赤的姿势很标准,一次次地刺,一次次的劈!一次次的撩!一次次的点!

真的很枯燥,很累。幸好赤身体恢复惊人,在加上十五年来不断磨砺的心性,造就了他不轻易放弃的个性。在练习进攻一个时辰后,又开始练习防守一个时辰。时间就在这样的训练下,一点点地流逝。

因为赤修炼地很是刻苦,所以伍铭为了奖励他,又教给了他一套步法,叫闪雷步法。修炼到极致宛若闪电般快速,对于交战所起到的作用,那可是非常巨大的。

上午练步法,下午练剑法。那种毅力,就连伍铭看了都是阵阵心惊。看着辛苦练剑的弟子,伍铭不由得低叹,这要怎么样的经历,才能造就如此可怕的毅力啊?

虽然赤嘴上喊累,可也就喊喊,从未停过。上午三个时辰,下午三个时辰……一天足足修炼六个时辰,赤他今年才多大啊。没修炼过,不知道持续的修炼是何等的累。

不单单是身体疲累,心中更累。如若内心没有足够的坚持,足够的渴望,是根本无法在这么可怕的修炼中坚持下来的。赤不知疲倦地修炼着,感受到自己一点点强大,这种感觉太美妙了!

正因为他的修炼之路得来不易,所以才更加珍惜,他宁愿付出比常人多十倍,百倍,甚至是千倍的努力,强大己身,这是一种恐怖的执念。

……

刻苦修炼的日子过得很快,一年的时间又这样过去了。这一年中,虽然赤没有刻意去修炼元力,但也达到了元层境巅峰的境界。这在他还不能修炼的时候,是想都不敢想的。

当然,他收获最大的并不是境界的提升,而是剑法,步法,以及控制身体内所存在的荒力。现在的赤,如果全力爆发的话,借助荒力的暴虐力量,他有信心将微元境后期的强者斩杀,甚至他都能与微元境巅峰平分秋色。

算下来,赤被关到监牢已经有两年的时间了。这两年来,除了荒殿的众人会时不时来看看他之外,其余的人似乎都忘了还有他这号人物。他们的日子,并不会因为少了赤而无法度过。

这天,赤正在练习剑法,伍铭却突然叫住了他,扔给他一个黑黝黝的令牌,道:“小子,你学的差不多了,要想继续提高,给我出去好好打生打死吧!”

赤无语地接过黑黝黝的令牌,并没有答话,两年的时间相处下来,他早就知道这老疯子师父是个什么德行,只是接过令牌多看了几眼。令牌通体黑色,正中一个大大的元字,看不出有什么多余的用处。

“师父,你给我这干啥?”赤疑惑地问道。

“没干啥,给你玩耍的,你赶紧滴想办法出去,别在这里烦我了,哎……有弟子就是累人,都没好好睡过觉喽!”说完也不等赤说话,径直蜷缩在草席上,呼呼大睡了起来。

“嘿,这老疯子师父!”赤嘀咕了一句,将令牌收起来了之后,无奈地望着那一根根粗大的铁栅栏,要是能够出去,他早就出去了。可这铁栅栏却似乎有种种禁制,凭赤现在的实力,根本就轰不开。

叹息了一声之后,赤将目光收了回来,刚想到角落坐下,眼睛却骤然一凝。隐约可见,在栅栏缝隙外,一道黑影正鬼鬼祟祟地游窜着,不时往四周张望,守护监牢的弟子都被其打晕了好几个。

赤心中一动,他想不明白这黑影是来干什么的。不过看他那鬼鬼祟祟的样子,显然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想到这,赤小心地往角落里偏移了一点,挡住了自己的身形,只是堪堪将目光透过栅栏缝隙往外望去。

那道黑影很是小心,周围有任何一点风吹草动他都会躲起来,但不知道是太紧张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他竟然没有发现赤一直在看着他。

离得近了,赤才发现那道黑影是一名和他差不多大的少年,更令他吃惊的是,这名少年他还认识。

这名少年赫然是两年前他刚进来监牢时被买来的奴隶,那群失魂落魄的奴隶中,因为这名少年的眼神还很清明,所以赤就关注了下他,没想到今天竟然还会再次见到他,而且还是这样一个情况下。

“怎么办?”赤的心里纠结了起来,打心底他是不想这名少年出事的,可他身为虚元宗的一员,有人在监牢里做些什么,他无动于衷的话,明显又说不过去。

没等赤多想,只见那名少年来到了一个牢笼前,取出一大把钥匙将门给开了。但就在门开的那刻,整个监牢猛然一震,监牢内所有的禁制完全触发,一道道惊人的白光纵横交错,爆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声……

那名少年显然没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当禁制被触发的那刻,他整个人便呆住了,脸色瞬间变得煞白,他很清楚,一旦被发现,他会是什么下场。那名少年的眼中透出一抹绝望,无神地转过了头,终于,他看到了一直在观察着他的赤,他该怎么办?

桂林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桂林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桂林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桂林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桂林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