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大兴信息网 > 体育

永恒之雾 第二百八十七章 封存

发布时间:2019-09-25 15:04:06

永恒之雾 第二百八十七章 封存

湿阴暗的地窖中,空气潮湿而又令人不适

永恒之雾  第二百八十七章 封存

这里的空间本身就已经有些狭小,周围的墙壁上爬满了枯干灰败的藤蔓,间杂着蜘蛛结成的,自上而下照射下来的光束照映出空中漂浮的无数孢子一样的小点,随着细微的风动而飞舞。

颇为杂乱的脚步声自光束的位置响起,将正在蛛上享受小小爬虫的一只蜘蛛惊回到阴影与墙隙的裂缝中,然后又偷偷探出头来,观察声音出现的方向。

一个小小的身影自光与暗中浮现,清晰,她缓缓走下台阶,在光束的照应下,洁白的皮肤与精致的模样,配着脑袋上顶着的一束花环,让她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圣洁的小天使。

可惜现在这里的观众只有一些虫子,它们可什么都看不懂。

薇德洛停在光束中,看着无处不在,漂浮着的孢子,嘴唇轻吐一个字符,然后又轻轻地吹了一口气。

漂浮在空间中的所有孢子刹那间都动了起来,向着四周墙壁上的藤蔓贴了过去。

已经死去的藤蔓渐渐变得翠绿,干燥的枝叶也神奇地恢复了水分,起死回生,并且开始发出绿莹莹的光,照亮整个空间,以及这片狭小空间正中央的一株小小树苗,上面贴满了黑黝黝的符文,一直从树身蔓延至花盆。

“呼,”小萝莉松了一口气,小心的撩起自己的裙子从石阶上跳下来,然后回头对着外面喊道:“外面的进来啦!”

她轻轻一脚踢散地面上薄薄的蛛,心中有些疑惑的自语:“这里怎么会有爬虫?”

外面的人自然就是林奇一行人,在一系列条件都已经谈妥的情况下他们便直接根据薇德洛的指引,来到了最终的目的地。

一共四个人待在屋子里,等待着地窖下面薇德洛的动静,两名长老倒还好,只是洛克一直在僵着脸,脸色格外的难看,不复之前的从容。

他们现在正在史塔克兰德领的主城,城市的某个角落中,而城市最中心那个巨大的黑铁一般的城堡就是洛克的宅邸,他的城堡。

谁也没有想到珀利修斯会将自己的一身力量布置在洛克的眼皮子底下,当珀利修斯尚在之时,史塔克兰德与逐日领的关系因为派系原因势同水火,洛克与珀利修斯两人之间的关系更是糟糕——所以现在这个地堡之下的布置,也可以算得上是珀利修斯对于洛克本人赤裸裸的蔑视,因为他认为这里很安全。

事实上也确实是如此。

幸亏珀利修斯早已不在,洛克本人也只能把这口气活生生咽下去,任由屋子外面嗡嗡嗡的议论声在凑热闹的人们中间将很多他本人并不愿意让别人知道的消息传递出去。

在小萝莉声音响起的时候,这里的气氛终究一松,两位长老犹豫着没有动弹,直到洛克从椅子上站起,他们才跟在洛克身后往下走。

林奇在最后面,扯了一下有些勒脖子的衣领,跟着前面的三人走下地窖。

狭小的空间要容纳五人有些拥挤,林奇打量着这间屋子的布置,基本上跟他想象得差不多,藤蔓,枝条,翠绿的树叶,散发着绿油油的光。

正中心的小树苗格外惹眼,在感知察觉不到任何异常的情况下,林奇眨了眨眼睛,正常的眼球变成了纯黑色,打量着这棵小树苗。

在林奇的视域之中,这棵小树苗给他的感觉却与其他逐日者所释放的法术有些区别,如果说其他的法术带着一层绿色的薄幕的话,这棵小树苗此刻却是在散发着红色的光。

“就是这个了,”小萝莉看着其中一个老头子说道:“不过在这之前你先把叶子给我。”

“这个没问题。”老人点点头,从衣兜中拿出一个小小的精致木盒,递给薇德洛:“就在这里面。”

薇德洛结接过盒接过子,打开,点了点头,她取出翠绿色的小小叶片,随意揪下墙边的一串藤蔓,然后就像是佩带饰品一样将叶子佩戴在自己的脖子上,就像是卡尔那样:“洛克你的脸色怎么这么差啊?吃了什么不好的东西吗?”

“没事。”洛克勉强咧开嘴笑了笑,同样走到两个老人身边,打量着薇德洛身边那颗甚至不及小萝莉一半高的小树苗,抽动了一下自己的鼻子:“就是这个东西封存了你剩余的力量?逐日者的法术真是有意思。”

“那么我们快开始吧。”那个曾经自称是珀利修斯父亲的老人忙不迭的说道:“薇德洛将这封禁解除,剩下的交给我们。”

薇德洛点了点头,无论对方在接下来会怎么处理这一股力量,对她来说都已经无所谓了,这些力量对现在的她而言确实只能算得上是杂质。

薇德洛对着树苗轻声低语,剩下三个人屏息静听,林奇则始终都在观察着笼罩在树苗之上那一层淡淡的红色。

薇德洛对着树苗伸出手,淡淡的白光透出,并伴随着她的轻声低语蔓向树苗。树苗上的符文颤动着,在经受了白光的浸**后开始逐渐变化,有的消融,有的则组合成了别的文字。

“好了。”薇德洛一边说着,揉了揉自己的眉心,此时树苗上原本存在的咒文已经变的面目全非:“现在你们应该能解决了吧?我接下来就会主动将剩下的布置都忘掉,所以以后要是再出什么问题的话就不要再找我了。你们最好先确认一下。”

真是一个好心肠的小孩子。林奇的心中想着,要是他的话不管有什么问题也绝对不会给一个之前还想费尽心思杀死自己的组织说的这么明白的。

在他的破妄之眼的视角中,原本散发着淡淡红光的树苗在薇德洛刚才的一番操作之后更加的显眼了。

他撤掉破妄之眼再看,树苗却是看不出任何问题。

林奇也不知道他的视域中所看到的情况究竟代表着什么,不过考虑到自己对符文一窍不通,所以林奇也不会去多说什么。

其中一个老人靠近小树苗,伸出手轻抚枝干,其表情之迷醉看的林奇头皮发麻,他闭上眼睛,一会后又张开:“没有问题。”

“那么我这边……”洛克开口对着老人说道。

“没有问题,我们会给与报酬的。”

白银妇科医院哪家好
白银好的妇科医院
白银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白银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白银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